“花兒”小院變大院凝心聚力民風淳

字體: 2016-08-29 12:37        來源:烏魯木齊晚報

 

   2015年10月,王秀芳和孩子們正在長山子鎮文化活動中心排練“花兒”,為當地即將到來的水稻豐收節――“金穗節”的演出做準備。(米東區委宣傳部提供) 

  紅山網訊(記者王磊通訊員鄧仕林)烏魯木齊市米東區有個“花兒”大院。“花兒”大院位于被譽為“花兒之鄉”的米東區長山子鎮。2014年,米東區在居民家中建起了新疆首個“花兒”小院,今年5月又在該鎮新建的安居富民房金穗苑小區建起了“花兒”大院。 

  原本的小院依舊承擔著培養“花兒”學徒、傳承“花兒”技藝的功能,新的大院有了固定的舞臺,能夠定期開展文化活動,給“花兒”發展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。 

  “花兒”大院命名3個月來,一有“花兒”演出,70歲的村民李付玉都會去看。李付玉說,唱“花兒”、聽“花兒”的人越來越多了。“‘花兒’就像一條紐帶,把大家的心連得更緊了。”“花兒”大院的傳承情 

  8月25日,記者來到長山子鎮吉三泉村金穗苑小區,“新疆花兒”自治區級傳承人王秀芳正和學生們、文藝愛好者排練節目,“花兒”的歌聲嘹亮而清脆。 

  談起“花兒”大院的誕生,王秀芳直說與回族師傅韓生元的愿望有關。 

  韓生元是“新疆花兒”的奠基人和第一代代表性傳承人,今年53歲的王秀芳,是他唯一親傳的漢族女弟子。 

  2008年,“新疆花兒”成功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,韓生元老人是“新疆花兒”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。 

  2011年,韓生元老人去世后,王秀芳一度陷入了困惑,師傅的愿望就是能將“花兒”一代代傳承下去,但作為師傅的親傳弟子,她還沒有一個傳人,擔心“花兒”在她手里就斷了。 

  于是,王秀芳開始嘗試利用自家的小院收學生教“花兒”。王秀芳還定了規矩,只要有村里娃愿意學“花兒”,每個月給孩子50元獎勵。 

  剛開始,小院里來了3個孩子,后來是6個孩子,到了2014年各民族的學生有30個左右。也是在這一年,米東區投資5萬元,幫她建成了新疆首個“花兒”小院。 

  “花兒”小院建成后,王秀芳正式收了穆言等3名年輕的徒弟,用王秀芳的話說就是,她的“花兒”后繼有人了。 

  正是由于“花兒”小院收到了不錯的效果,今年,長山子鎮將金穗苑這個高標準建設的安居富民小區打造成了“花兒”大院。 

  今年5月,自治區黨委常委、烏昌黨委書記、市委書記李學軍在米東區調研時強調,米東區要塑造城市品質,利用好“花兒”這一獨特資源,體現到城市規劃建設、民族團結進步和人的思想精神中。 

  王秀芳說,“花兒”小院小,僅能夠給大家教授“花兒”課程、排練一些節目。現在有了“花兒”大院,有了固定的舞臺,更多喜愛“花兒”的人都能參與進來,居民的精神生活越來越豐富。“花兒”文化拉近鄰里情 

  舞臺上,“花兒”正在排練;舞臺下,越來越多的居民被吸引過來駐足觀看。 

  金穗苑小區的舞臺位于小區一側的中央,小區內還建有牡丹亭、花花尕妹令及花兒心、花兒戀等以“花兒”文化為特色的涼亭和雕塑。 

  吃過午飯,在鄰居的陪伴下,81歲的王南芳來到“花兒”舞臺旁的亭子里坐下,邊聽著“花兒”,邊和鄰居嘮起了嗑。 

  王南芳是低保戶,孩子不在身邊,搬進新房后就一個人住。在一次“花兒”表演間隙的閑聊中,鄰居韓生才了解到她家的情況后,主動承擔起了照顧老人的責任。 

  這以后,每天,韓生才都會到王南芳家里去看看,問問吃飯了沒有,有沒有需要幫助的。閑了,韓生才會陪老人聊聊天,還時常給她送些好吃的,但老人總不收。 

  “老了,一個人就是寂寞,有他們來陪我聊聊天就特別高興了。”王南芳說,這個小區30棟樓房958戶,現在才住進了100多戶,但是通過“花兒”,她已經認識了不少人。 

  像這樣的故事,在“花兒”大院里還有很多。 

  今年年初,“花兒”愛好者馬光輝的愛人被查出患有白血病,對于一個農民家庭來說,這無疑是不小的負擔。 

  得知馬光輝家的情況后,小區居民踴躍捐款,伸出援助之手,經常來小區交流的“花兒”愛好者也參與其中。你出五十,他拿一百,很快就通過各種形式為馬光輝家募捐到了2萬元善款。 

  “都是在一起玩的,他有困難了,我們肯定得伸手幫忙。”同是“花兒”愛好者的村民宋淑榮說,大家住在一起,就是一家子,何況關系這么好,互相幫助是應該的。“花兒”精神凝心聚力 

  “花兒”可以鼓舞人、感染人,同樣也可以凝心聚力。長山子鎮“花兒”文化繁榮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愛上“花兒”,學唱“花兒”,并越來越多地影響著年輕人。 

  剛剛召開的米東區第二次黨代會提出,米東區今后要堅持把培育良好社會風氣寓于精神文明創建、美麗鄉村建設等工作之中,注重運用宣傳教育、激勵引導、法治規范和現代文化滋養等方法,從行業、單位、家庭、個人,一言、一行抓起,綜合施策,激濁揚清,大力培育良好的社會風氣。 

  從“花兒”小院,成長為“花兒”大院,大院里的這些平凡故事折射出的是一群普通人質樸的精神面貌,“花兒”精神的巨大凝聚力。 

  吳金福是個維吾爾族村民,今年63歲,因為長山子鎮回族、漢族居民比較多,父母索性給他取了個漢族名字。他以前當過拖拉機手,現在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如今他也深深地迷上了“花兒”。 

  自從愛上了“花兒”,吳金福交上了很多朋友,大家時常結伴在一起練歌,一起下地勞動,效率都會提高不少。 

  “農忙時,我們很少請工人。大家邀上朋友,在地里面干活,累了,就坐在田埂上唱‘花兒’,別提多有勁了。”吳金福說,今天,先給你家干活,明天再一起去給他家干活,互相幫忙,情誼深了不說,工錢也省了不少。 

  唱“花兒”的越來越多,而且吸納了新疆雜話、快板、秦腔等愛好者參加。 

  吉三泉村委會主任蘇文龍說,村里有回族、漢族、維吾爾族、朝鮮族等多個民族村民,不管哪個民族的村民都喜歡聽“花兒”,唱“花兒”。 

  這兩天,王秀芳正和其他3名“花兒”傳承人一起商量著,把“花兒”晚會固定下來,最好一周或半個月就在“花兒”大院里表演一場,讓“花兒”大院成為各種文化互相交流、交融的平臺,也能更好地促進“花兒”文化的傳承與繁榮。“花兒”氛圍營造淳樸民風 

   對于60歲的村民冶生壽來說,長山子鎮不僅僅是“花兒”繁榮,也帶動了其他藝術形式的繁榮,更重要的是村民有的玩、有地方去了,賭博、打架等陋習明顯減少。 

  “以前農閑時,一些村民閑得慌就湊在一塊兒打打麻將。”冶生壽告訴記者,現在“花兒”把大家的熱情都調動起來了,有事沒事,大家更愿意聚在一起唱唱歌、跳跳舞。 

  村民李蘭說,現在村里年輕人打工回來了,要再貓在一起賭個錢啥的,大家都會把他們往外趕。“我的孩子,就送她去唱‘花兒’。以前我挺內向,現在大家都在唱‘花兒’,自己也跟著學、跟著唱,開朗不少不說,每天的心情也很愉悅。” 

[責任編輯:朱小輝]
歡迎發表評論 我要評論
自由精神登陆
广东26选5开奖视频 河北快三最和值遗漏 阿根廷vs冰岛比分预测 股票怎么开户 重庆麻将下载72张 六合秒秒大小 今日深圳风采开奖号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 澳洲幸运8平台 安卓单机版麻将大全下载 北京快3怎么赢钱 p3试机号近10期体彩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浙江6+1玩法 高手平特一肖论坛 兴动麻将哈尔滨麻将